天国女殇是石砚创作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
游牧小说网
游牧小说网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老爸生涯 娇妻坏坏 乱世沉伦 端庄娇妻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成家大院 圣女传奇 飘在北京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游牧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女殇  作者:石砚 书号:50887  时间:2021/3/26  字数:5181 
上一章   别传之哭泣的百合(完结)    下一章 ( 没有了 )
四个清兵把晚妹从木驴上搀下来,然后两个抓住她的肩膀,两个抓住她的下肢,把她仰面朝天举了起来。

  展览女犯的生殖器这也是凌迟女犯时的惯例,晚妹没有作任何表示,任自己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绕场三围,向围观的人群展示羞处。

  只见在她那雪白的两腿之间,结实的股蛋儿夹在一起,门的地方形成一条深沟。

  而她的集中在骨上,两片十分肥厚,上面没有一,中间一条细细的隙,象一颗水灵的桃一样,会漉漉的,夹杂着一丝鲜红的血迹。

  展示已毕,清兵们把晚妹在刑桩前放下,解开她的绑绳,然后让她站在两刑桩中间的木墩子上,让她双臂向侧上伸直,两手分别捆在两木桩的顶端。

  两个清兵带来两半尺长的大铁钉,那是钉手脚用的,胜保善人装到底,一摆手:“免了。”

  他却并不免去下面的事情。捆绑罗晚妹的是四个人,捆好两手,他们就撤掉木墩,让姑娘的两脚悬在空中,再把她的头发拢起来,用绳子吊在横梁上,使她的头无法动转。

  接着,四个清兵两前两后站定,开始了“摸玉”的程序。刑前羞辱女犯本是清兵惯用的伎俩,不过这“摸玉”的叫法却是胜保想出来的,别看他打仗的本事不怎么样,对于如何害人那可是一的。

  “摸玉”本是朝廷选秀的一道程序,因为宫女们都是进宫侍候皇上的,所以除了容貌身材之外,还要全身的肌肤白细腻,相和相都要检查。

  为此,被留牌的秀女要在宫中秘密所在,除尽衣衫,由专门的老宫女细细检查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不光要看,还要摸,要嗅。

  而对于太平军女俘,则在行刑前加上了这道程序以示羞辱,法场上“摸玉”的不是老宫女,而是清兵或者官府的刽子手,一个赤的女人,被陌生的男人观其体,摸其肤,捏其,查其,那真是奇大辱。

  “摸玉”先从后面开始,前面的两个清兵抓住了晚妹的双腿,不让悬在半空的她摆动,然后她便感到两双男人的大手慢慢地抚摸着自己的双臂、双肩,并顺着后背缓缓滑下。

  摸过部,一直摸到双脚,然后自己的两只脚腕被两只手抓住,另两只手则从自己的小腿开始,从双腿的内侧向上摸来。

  她知道后面的清兵一定正蹲在地上,从下向上盯着自己结实的部,羞辱地闭上眼睛,只觉着两只手滑过大腿,切向自己的部。

  手指进了自己两专用之间,然后向两边一扒,门处感到一阵凉意,她明白,清兵正在观赏着自己的眼儿。

  接着,后面的清兵从下面抓住姑娘的双脚,开始让前面的清兵抚摸罗晚妹那小小峰,扁平的腹部和那黑茸茸的三角带。这些都摸完了,前后两面的清兵换了位置,再次重复刚才的过程,他们每个人都要把她完整地摸一遍。

  最后,罗晚妹的双腿被两个清兵拎了起来,象小孩儿把一样的姿势,她的生殖器再次被暴出来,而且这一会连门也没有了遮掩。后面的清兵们当众从下面抚摸了她的股,然后,他们用手指进了她的门。

  她感到门一阵怪异的疼痛,他们抠着,钻着,尽情玩儿着。再下来,同样是后面的清兵,从下面伸过手来,分开了她的出了她那最秘密的口。

  在一阵起哄声中,清兵们开始用手指进罗晚妹的生殖器,他们不停地用手指动,了她整整两刻钟,比房里她所承受的要长得多。她紧闭双眼,任他们着自己,只盼着最后的时刻早一点到来。当“摸玉”

  即将结束的时候,清兵又拿了两用木头削成的大巴。本来,被俘的太平军女兵女将处死前,无一例外地要给户里上一圆木以示羞辱。

  但胜保的手下则专门找人用木头刻成男人茎的样子,每当要杀女俘时,便给他们上一,太平军的女犯倒死也得挨着

  罗晚妹一看那东西的样子,便不由得脸通红。他们给她往门和户里各上一,这便是他们要给她们的最基本的惩罚。把她的两只脚分开捆在木桩上,使她呈火字形吊绑在刑桩上,再给她也十字披红打扮起来。

  “罗将军,你的四个亲兵跟随你怕也有几年了,我知道你不想让她们受太多的罪,所以我想先把她们杀了,你们过去了也好有人侍候。”胜保说。

  于是,八个清兵过来把四个姑娘抓住了,四个人都是十七、八岁年纪,由于是主将的亲兵,都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要武艺有武艺,要模样有模样。她们是自愿随罗晚妹来送死的,虽然还是处子的她们对凌辱充恐惧,但还是没有反抗。

  清兵们把四个姑娘的衣裳都干净了,出四个白生生的光娇娃,都是一样纤巧柔软的玉体,粉红的头和漆黑的

  他们把她们反绑起来,上亡命牌。地上铺了四张席子,每个姑娘一张被按趴在上面,脚冲着人群,然后清兵开始对她们进行“摸玉”

  当着晚妹的面,他们把姑娘们光的脊背摸过,扒开她们还略显稚部,展示过她们的眼儿后,又将众抠挖。

  再把她们翻过来,摸过双,拴上铜铃,又分开玉腿,展览生殖器。

  然后用手指进她们的户,破坏了她们的处子之身。姑娘们见自己的主将尚且当众被辱,自己又怎能独自逃避,虽然泪水在眼圈儿里转,都默默地忍受着,没有反抗。

  行刑开始之前,先给每个姑娘的户里上木巴,上四、五百,然后四个人抬一个,连席子一起抬到法场四角,让她们头朝自己的主将,脚朝人群俯卧在席子上。

  打开姑娘们的双脚,她们虽然感到无比羞,但也没有挣扎,听任自己着木巴的生殖器向人群展出来。

  每三个清兵杀一个姑娘,其中一个拔去她们背后的招牌,把她们的长发理成一束抓在手里向头顶的方向拉紧;第二个清兵则用一去了头的杆捅进姑娘的门。

  握住杆向上一撅,姑娘们便被迫把美妙的玉微微翘起,使她们的曲线更加清晰,户也处于更便于观查的位置;第三个清兵抡起鬼头大刀,向姑娘们长长的脖子上砍去。

  罗晚妹自己被污辱的时候,只是红着脸,闭起眼睛,看到自己的女兵们心甘情愿地陪着自己被清妖剥光了衣裳,连摸带抠地强暴,却不由掉下泪来:

  “你们都是我的好妹妹,来世有缘,定当与你们再为姐妹。你们且先行一步,晚妹随后便来。”钢刀落处,四颗美妙的人头滚落尘埃。鲜血从断了头的脖子上嘶嘶地出来,在地上了几大片。

  没了头的尸有有立刻便不动了,有的则先是一动不动地趴着,又漫无目标地搐了一阵儿,才最终停止了挣扎。

  清兵们先把杆用力捅进四个姑娘的腹腔内,然后用四个短竹扎成的三脚架子把那杆支着,让她们继续保持着翘的姿势展示生殖器。

  将人头拾起来,放在托盘里准备一会儿同陈玉成和罗晚妹的人头一起悬挂示众。***“你们两位是谁先死?”胜保问。“她!”陈玉成毫不犹豫地说,他知道,自己行刑要三天的时间,不能让她忍受那看着亲人受苦的惨景。

  “嗯,好!罗将军,你是女子,让你看着自己的男人疼得哀声惨叫也太难为你,就让你先死吧。”晚妹没有拒绝,自己的丈夫是个堂堂男子汉,这是享受他关怀的最后机会:“夫君,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娘子,在那边等我,为夫就来。”所谓十字披红,就是把一条一两尺宽的红绸子拢成一束,从背后搭上肩头,在叉后,在后处松松地系个活结。罗晚妹的光身子洁白如玉,由于练武而自幼束,一对玉本来不过象两只略深的碟子。

  这红绸子在叉成十字,正好把两颗房隔在两边,倒使双显得更加突出,白的皮肤,红的绸带,加上两颗红红的头,映着那一张娇滴的脸蛋儿,更加动人心脾。

  一个清兵手持尖刀来到跟前。晚妹咬紧牙关,她的头不能动,只有两只大大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

  “得罪了!”清兵不敢看她的眼睛,向她作了一个揖,然后伸出左手,捏住一颗拴在她头上的铜铃,轻轻一拉,把姑娘的一只房拉起来,右手的刀迅速一抹,便将一颗美妙的玉割下,放在另一个清兵端着的托盘里。

  “嗯!”晚妹的嗓子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娇哼,剧烈的疼痛使她头上青筋暴起,汗水刷地一下从脸上、身上冒了出来。

  “好样的,有骨头!”连行刑的清兵也不由不赞了一声。接着他又割了她的另一只房。她依然只是“哼”了一声。

  “忍着点儿,我要挖你的了。”清兵提醒她。她眨了眨眼睛,已经因疼痛而扭曲了的脸上依然是那么从容。

  清兵蹲下去,从下面看着罗晚妹的生殖器,漆黑的显得那么人。他用一只手同时握住她两腿间的两巴,然后用尖刀从她的大腿部向上捅进了她的身体。

  她身,照例哼了一声。尖刀先向后切去,绕过了她那被木巴撑得门,拔出刀来,再从原处入,向前割到骨。同样在对侧也切了两刀。

  清兵抓着木巴的手一松,姑娘的桃连同菊门便从后向前翻垂下来,挂在她的小腹之下,与此同时,一团粉白的肠子从她的两腿间呼噜噜漏了下来。

  她仍然咬着牙,但嗓子里没有了哼声,因为她现在的呼吸有些困难,已经发不出真正的声音了。

  清兵齐着的边缘连割了数刀,将罗晚妹的外部彻底割下来,在她的下身留下一个大大的血窟窿。

  清兵站起来,把那带体放在托盘里,又向旁边挪了挪,依然蹲下去。他抚摸着她那浑圆的小腿,心里暗叫可惜。但他是受命行刑的,他只能按命令去做。

  他从她那圆圆的膝盖骨上方横着割进去,一边拧着她的小腿,让关节略略分开,一边用刀从骨进去,把软组织割断,人条女人的小腿连着纤纤玉足被割了下来。

  两条小腿一去掉,只剩大腿的罗晚妹又开始悬在半空里摇起来。两个帮忙的清兵拿了一条绳子拴在她的间,固定在两边的刑桩上。

  清兵又齐着两肘切断了姑娘的双臂,她只靠着头发吊在横梁上,眼睛却一眨一眨的,依然一副从容的样子。

  “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骨头的女人。”胜保不由也赞叹起来:“好了,就快了。”清兵接到最后解决的指令,面站着,把那钢刀往姑娘刚刚失去房的左一刀刺去。

  “哦--”晚妹的身子抖了一下,眼睛开始向上翻去,喉咙里发出长长的一声呼气声,然后紧张的躯体突然松驰下来。

  清兵割下她那美丽的头颅,然后解开捆的绳子,把她的躯干从刑桩上放下来,行刑至此结束。陈玉成被割了三千多刀,真的三天才死,但他也确实没有哼一声。雨后的法场显得格外清凉。

  成群的百姓依然被清兵赶着到法场参观。在那片曾经血腥的土地上,血迹已经被雨水冲静,只留下惨白的尸体。

  在法场的四角,四个赤的无头女尸依然反绑双手,静静地卧在那里,向往来的人群展示着她们所有女人的秘密。

  法场中间的地上,一副惨白的骨架躺在地上,周围是铜钱大的碎,在他的旁边,是一个俯卧的女尸,无头无肢。

  一短竹骨上方的窟窿里戳进去,支住骨盆,使她那结实的美翘起在半空,杂乱的肠脏从她股下面的破漏出来,在两条大腿间拖出三、五尺远,被截断的手足扔在地上。

  血已经光了,尸体上是雨水溅起的泥点儿。一个傻子蹲在罗晚妹的尸体旁边,一群泼皮无赖围着他:“傻子,敲个鼓。”

  傻子拿起两个女人的小臂,用那上面的小手去逐一拍打着五个女尸的股,发出“啪啪”的响声。法场边一三丈高的木竿子上,一男五女六颗人头在风中摇曳。

  在木竿上一人多高的地方,用两寸来长的铁钉钉着两颗女人的峰,还有一大团茸茸的女人生殖器,户和门中依然着那两令女人无比辱的木巴。

  三天后,胜保叫人在葬岗子上挖了一个大坑,把六具尸收拢起来,一骨脑儿扔在坑里掩埋。

  清兵们仍然不放过羞辱她们的机会,故意把罗晚妹的双同玉成的头放在一处,把晚妹的尸体放在他的身上,把她的生殖器放在他的具处。

  又把四个女兵的部分别放在他的手脚上,号称给他纳妾,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把她们户中的木巴<天国女殇> wWW.uMuXs.cOm
上一章   天国女殇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魔滛伸入妈妈的短肥水不落外人塞上曲大学男生成长无下限的虚拟与堂嫂的旖旎一个滛贼引发我的嫂子叫夏重生之母女调
天国女殇是石砚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游牧小说网免费提供天国女殇别传之哭泣的百合完结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天国女殇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游牧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