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是大木创作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官场小说
游牧小说网
游牧小说网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老爸生涯 娇妻坏坏 乱世沉伦 端庄娇妻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成家大院 圣女传奇 飘在北京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游牧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  作者:大木 书号:43166  时间:2017/11/1  字数:7714 
上一章   十四、硕鼠偷粮    下一章 ( → )
深夜偷运小麦——被人发觉——一场拼死追击——公安厅堵截运粮船——免掉政法委书记职务

  县水利局会议室里,市纪委书记葛运成在主持会议。肖克俭、周兴标、徐启正、高亦健参加会议。室外,兰晓平坐在管也平旁边。管也平默默地听着,他没有记笔记。

  葛运成说:“现在沂南县的几个显赫人物已经比较清楚,问题的大体思路已经出来了。黄友仁仓皇逃跑,他掌握不少重要线索,使不少案子断了头绪。昨天夜里县公安局一举端掉县城这个恶少氓小集团。不仅群众发动起来了,他们的后台也恐慌了。据我们了解,从昨天上午县四套班子会议之后,少数人慌了手脚。你不让他们串连、活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那只能是进一步留下他们罪恶的痕迹。现在想听听大家意见。”

  这时管也平进来了,他没有坐,站在那里问:“县法院那个副院长怎么样?”

  高亦健说:“这个副院长叫韦浴红,哪里是个法官,简直是个十恶不赦的魔。称得上沂南县的一霸,就已掌握的材料,足以判他15年徒刑。可法院副院长是县人大管的干部,得要通过人大。”

  兰晓平说:“人大今天就开会,晚上就可以抓他。”

  管也平说:“县法院涉及到其他人的,也一并解决。这个韦浴红抓起来后由晓平负责派人去把陶秀玲接回来,送回家,安排好她家的生活。”管也平说完转身出去了。

  高亦健首先发言说:“我有一个想法,现在是否可以把少数重点人物‘请’进来,让他们待问题。”他把这个“请”字拉得特别长,音调也特别重。周兴标说:“我觉得时机还不成,有些问题让他们暴倒是件好事,目前我们要尽快抓住证据。”

  这时一武警战士轻轻地敲敲门,兰晓平走到门口,门开了一条问:“什么事?”

  “有人找你”

  兰晓平转身走到葛运成面前低声说:“我约了县委组织部长,我去一下。”

  葛运成点点头,兰晓平来到楼下,只见县委组织部长章乔扬站在二楼楼梯口。章乔扬40岁刚出头,高高个子,瘦长脸,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兰晓平朝他点点头,两人进了一间房。他指指,对章乔扬说:“坐吧!请你来商量一件事。你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不过你是外县调来的,时间又不长。但是,这里的情况你应有所了解。关于干部问题,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不过昨天夜里县公安局在摧毁县城那伙恶少氓小集团时,闵长发的儿子跑了。公安局徐林去他家搜查闵得金,阎长发打电话找尤滨建,问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知不知道,而尤滨建极不高兴。为此,我想在这个时候,应该把允滨建的县政法委书记给免掉!你的意见呢?”

  章乔扬说:“免了可以,关键是由谁来当!目前,县委常委思想也比较复杂!”

  兰晓平说:“由我来兼任。”

  “你兼任当然可以,但是,你的事情太多,能照顾得了吗?”

  “权宜之计,就这样决定。你按往常惯例通知召开常委会,时间最好在今天下午或者晚上。”管也平站起来,补充着:“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列席会议。”

  送走了章乔扬,兰晓平站在一楼楼梯口。正当他犹豫时,一个瘦高个,高鼻梁,大嘴巴,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慌慌张张地,不时地回头张望着。当他一脚闯进大门时,发现楼梯口站着一个人,他大步跨上前,忙问:“领导,你是省纪委领导吗?”

  兰晓平一看这个脸汗水,衣服上沾泥灰的人,问:“有事吗?请上楼慢慢说。”

  他们上了二楼,兰晓平把这男子带到一间屋内说:“你先坐一下,我马上叫纪委的领导。”他刚要出门,又回过头,给他倒了一杯开水。

  他上了三楼,进了会议,走到葛运成身边,低声说:“有人要向你汇报重要情况。”

  葛运成说:“请大家继续研究,我去一下。”

  他随着兰晓平来到二楼,进了屋,对那中年男子说:“这位是纪委葛书记,有事尽管对他反映,你尽管放心。”

  葛运成提着这男子的手说:“你怎么这样?”

  这男子说:“书记,昨天夜里,我偶尔在沂水河码头发现重要情况。当时我搞不清怎么回事,我正准备躲起来个究竟,谁知被他们发觉了。两个人追我,我一口气跑了二三十里,后来躲到猪厩里,才甩掉他们。累得我在草堆旁睡了一夜,一觉睡到天亮。天亮后,又怕被人发现,拼命往回跑,所以一路跑一路躲,终于见到你们了。”

  葛运成指指杯子说:“喝点水,慢慢说。”

  他大口大口地把一杯水喝光了,葛运成又给他倒了一杯。他平静了许多,惊慌地叙述着昨天夜里的一幕。

  昨天夜里,侯希光把汪登生接到红楼宾馆的同时,沂水河的码头上一排排大机帆船停在那里。搬运工人气扛着沉甸甸的麻袋往船上运。

  一工人气说:“干嘛不白天装,夜里黑乎乎的高一脚低一脚的。”

  另一工人说:“要不就给双倍运费啦!行,只要有钱,咱就干!”

  那个手拿手电筒的管理人员说:“不准讲话!”

  夜深了,沂水河在繁星的闪烁下,微波里闪着点点光亮。河水不紧不慢向东去。一艘艘装麻袋的机帆船响着“笃笃笃”的柴油机声离岸了,箭一般地穿过水面。波涛拍打着河岸,发出哗哗的响声。直到这一艘艘载小麦的大机帆船消失在黑暗中,那“笃笃笃”的柴油机的响声还依然在河水的上空回着。

  现场指挥的是一个矮胖子,他不停地来回奔走着,一会地擦擦额角上的汗水,一会儿大口大口地着烟。突然他的口袋里发出“嘀嘀嘀”的响声,他迅速地取出手机,放到耳边低声说:“喂!

  我是仲雨。哦,局长!已经装了一大半,好,加快速度,一定,一定…”

  侯希光关掉手机,和衣躺到上,随即发出一阵雷鸣般的鼾声。

  农村实行土地承包以来,沂南县成了全省乃至全国有名的产粮大县,每年都有数以万吨的粮食要运往外地。过去靠汽车运输,然而一辆大卡车充其量只能拖10吨。为此,省粮食厅投资在沂水河南岸靠县城附近建立了码头,靠码头附近又建了一个大的粮食仓库。这样最大载重量达七八十吨的机帆船可以从这里把大批粮食运走。

  这一大批小麦卖给深圳两个商人,侯希光早已商量好,按市场价格。最低每斤三角八分,而侯希光以每斤三角五分成。已从中牟取几百万元的暴利。但这样大的数字,他必须让汪登生等签下合同。谁知汪登生突然被免职,侯希光慌了手脚,所以采取一边偷运粮食,一边签合同的办法。

  那两个商人为了进一步低小麦价格,对汪登生又施下美人计,这样他们仅以每斤三角钱把6万吨小麦卖掉了。

  从粮食仓库到沂水河码头大约也有近百米之地。这些粮食全靠工人一袋一袋背上船。搬运工人少说也有几十人,尽管一麻袋小麦重达200斤,但没有一个人叫“号子”只是默默地气。每艘船上都有四个人在发着竹签,用作最后计数之用。

  码头不远处,一个男子在黑夜中望着这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群,他觉得有些蹊跷。于是弓着身子,慢慢沿着河堤向前移动,他逐步看清了是一大批工人在把仓库的粮食往船上运。为什么不在白天运?为什么这些工人平最爱叫“号子”的却一声不吭?一连串的疑问在他头脑中闪过,他决定个明白。

  刹那间他的头脑里出现那天晚上在路边吃饭碰到一个自称“管平”的人,他们称他管不平。自那之后,县城里像开了锅似的,突然汪登生被免职。昨天夜里恶少氓小集团被破获。水利局来了一大批省市纪委办案人。这一切难道没联系?他头脑中一阵驰骋,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一个跟斗,跌倒在河堤上。突然一道手电照着他,那人大喝一声“谁?”

  他急忙躲开,可是往哪儿躲。紧接着两个男子大声吆喝着,朝他奔来。他爬起来,四下里望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这时他心里一阵紧张,心想,要是被抓到了,他将是轻则一顿皮之苦,重则性命难保!怎么办?

  北面是河,东面是一条柏油路,西面是仓库和码头。西面和北面是无法逃脱的,东面的柏油路也不能去。惟一逃生之路只有往南。这是一片稻田,田里的稻子已经穗了,但地里有水,只要一脚踩过去,往外拔是困难的。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这男子搬起脚下一块石头,冲上河堤,那两个人追了过来,他乘那两人猛追过来的一刹那,把大石头往后一摔。那两个人来不及躲避,前一个人被石头绊倒了,后面那个人紧接着也摔倒了。这时那个被追的男子已经跑下去10多米,这两人大骂一声迅速爬起来,又追过去。那人拼命地向东奔,很快来到柏油马路,他三步并作两步横穿过马路,朝前面一块玉米地跑去。这两个人紧追不放,凭着他们手里的电筒,穷追不舍。

  任凭他竭尽全力想甩掉这两个人,可是这两个人如同两只钳子,死死地钳住他。也不知跑了多远,他感到筋疲力尽了。心想,完了!抬头见一村庄,便从一条巷子进了村。正在犹豫时,见身边有一个猪厩,随手一跃,滚到那低矮的猪厩里。那两个人追到村前,看着零的房子,家家户户几乎都有一条小巷子,随处都可以藏身。他们站在那里,用手电筒照一阵,只好骂着回头走了。

  他们走后,这中年男子长长地松了口气,从猪厩里爬出来。

  走到一草堆旁,躺下便睡,谁知一觉睡到天大亮。他睁开眼,辨认了半天,才知道自已被追了20多里。

  葛运成看着这个中年男子,那瘦瘦的身体,那一丝丝白发。

  内心升起一股同情之感,他怀情地说:“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情况,你马上洗洗脸,我让食堂给你点吃的东西。”

  葛运成正要去叫人,管也平站在门口说:“运成,我出去一下。”当他的目光停留在葛运成对面这个中年男子身上的一刹那,他的脑海里倏地跳出一个人,他吃惊地叫道:“老董!是老董吗?”

  这中年男子寻声看去,只见这个人正是那天晚上吃饭时结的陌生中年人,他高兴地上去,紧紧地握着管也平的手说:

  “管不平,你怎么在这里?”

  葛运成十分奇怪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怎么会认识的?”管也平大笑着说:“我在沂南结识的第一位朋友,他们给我提供了很多重要线索。他姓董,就叫他老董吧!”

  老董转脸对葛运成说:“书记,他说他叫管平,当时我们几个就送他管不平这个名字。”

  葛运成说:“你知道他是谁…”

  管也平立即打断葛运成的话,没让他说下去,他问:“魏清泉、秦钢,还有那个叫厉白的青年,他们都好吗?”

  老董兴奋地说:“你不知道,自打你和我们分手后不久,这县城里越来越热闹了。那个公安局长黄友仁跑了,昨天县委书记汪登生又被免职,夜里抓了小氓。简直是大快人心啊!那些家伙恐怕像热锅上的蚂蚁!”老董笑得眼睛成了一条,他又问:

  “你到底是谁?”

  管也平没回答他的问题,指指葛运成说:“有事就找他!”

  老董说:“那我们几个小兄弟还能来看你吗?”

  “能。但是要通过他。”管也平指指葛运成,大笑着说。

  葛运成把老董送到食堂,叫他洗洗脸好好吃顿饭。随后葛运成匆匆地来找管也平,把刚才老董反映的情况和管也平反复商量着。他们断定这里面有问题。决定由高亦健和邹正再带上几个人,迅速去粮库把那里的负责人带来,分头问个清楚。

  在粮库找到那个叫仲雨的胖子,他自称是粮库主任。高亦健把他带到水利招待所三楼,问道:

  “昨天夜里你们把大批小麦运到什么地方去了?”

  胖子方知事情已经了马脚,慌张地回道:“那是早就卖好的…”

  “卖给谁的?”

  “深圳…”

  “深圳什么人?”

  “我不知道,是侯局长亲自联系的。”

  “那为什么要夜里偷偷地运?”

  “也是侯局长安排的。”

  “他们是怎么走的?”

  “大概是从沂水河进入大运河,在京宁进入长江,然后再从长江口进入东海,沿东海往南海,在珠江口停船。”

  高亦健看看表问:“最后一只船是什么时候离开码头的?”

  胖子想了想说:“天<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 wWW.umUXs.cOm
上一章   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   下一章 ( → )
公务员1号罪案1号考查组1号检察官1号专案组1号别墅区1号通缉令红色通辑令手腕领导班子
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是大木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官场小说,游牧小说网免费提供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十四硕鼠偷粮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游牧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